盛极而衰 电气化转型加剧德国汽车业就业颓势

2019-12-06 22:49:13·  来源:全球汽车快讯  
 
据外媒报道,一周前,戴姆勒和奥迪宣布将裁撤数千个岗位,一度以无懈可击(unassailable)形象示人的德国汽车业也难掩颓势。2009年的经济大萧条迫使美国汽车巨头
据外媒报道,一周前,戴姆勒和奥迪宣布将裁撤数千个岗位,一度以“无懈可击”(unassailable)形象示人的德国汽车业也难掩颓势。

2009年的经济大萧条迫使美国汽车巨头大规模缩编(massive downsizing),通用和克莱斯勒都根据《破产法》第11章的要求,申请破产保护,福特当时通过大幅缩减员工数量而逃过一劫。

相较之下,大众集团、宝马、梅赛德斯-奔驰度过了该危机,与美国车企巨头相比,其损失微乎其微。此后,凭借富裕的中国对德国车的依赖性,使得德国车企及零部件供应商在德国本土及海外大肆招兵买马,活得顺风顺水。


不久后,德国汽车业逐步展露其狂妄自大的做派:2011年,大众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支付了1750万欧元(约合1.36亿元)的天价薪酬。德国还拥有强大的工会,也确实为工人带来了丰厚的福利。

近年来,在德国本土,宝马和保时捷生产线工人的年终奖高达近1万欧元(约合7.8万元)。据宝马的年度财报显示,公司为员工支付的薪资、养老金、社会福利等成本非常高昂,近乎逾10万欧元(约合77.98万元)。

如今,上述岗位的蓬勃发展之势戛然而止,不复当年雄风。今年,全球汽车业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动荡,德国汽车也已无法负担上述高昂的支出。

德国汽车业不得不“勒紧裤腰带过日子”(belt-tightening),当然,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从内燃机车向电动车的转型成本实在太过高昂。据大众预计,在未来五年内,公司在混动车、电动车及数字技术上投入将达到令人的600亿欧元(约合4678.58亿元)。要实现电气化转型,这意味着公司要招募更多的员工,但其研发的产品尚不能为企业带来收入。

德国汽车业将提供一整套推进装置。对于其工厂而言,这意味着“峰值复杂性”(peak complexity),这一术语出自于梅赛德斯的管理层。然而,这类工厂中的许多工人将变得“多余”(unnecessary),因为相较于汽柴油车的发动机,电动机的制造难度更低。上周的裁员只是开始,而非结束。

由于需求放缓,降幅之高远超行业预期,德国汽车业不得不继续进行大规模的裁员。德国大陆公司就裁撤了2万个工作岗位。据该公司预计,在未来五年内,其生产水平将处于停滞状态。

戴姆勒于上月表示,其销量与产能不匹配。据称,奥迪旗下德国本土工厂的生产设施也存在利用率严重不足。

据彭博社分析师的报告透露,大众、宝马、戴姆勒今年的利润额约为240亿欧元(约合1871.43亿元),但对于德国豪华车车企而言,高营业利润率时代已终结。长久以来,10%的营业利润率一度是其业内基准值,如今却难以为继了。梅赛德斯-奔驰认为,明年其营业利润率大致在4%。

因此,车企不得不竭力应对上浮的固定成本。鉴于其支出预期值,大众曾令其员工团队膨胀至70万人,这一举措相当不明智,其员工数量比丰田还多了8%。

自2009年经济大萧条后,大众的劳工费用居高不下。毫无疑问,这一情况表明了德国工会联盟的强大影响力。因此,这一情况也极难改变。德国大众品牌对员工的工作保障承诺延续至2029年。

最后,德国汽车业就业潮(jobs boom)是在押注汽车需求将会提升,内燃机车还有很长一段的寿命期,且全球贸易仍冲突不断。此外,电动车转型时间的到来比预期早,特朗普的加税威胁也严重挫伤了德国的汽车业。

对许多年轻人而言,汽车是过剩的产品。若他(她)们现在购买汽柴油车,没准不久后等电动车上市后又有购车意向。相较于结构简单的电机设计,内燃发动机的构造相当复杂,部件需求量也大。

德国车企的就业雇佣措施好似一个即将破裂的泡沫。(本文为编译作品,所用英文原文和图片选自autonews.com)
分享到:
 
网站首页  |  在线会议  |  合作模式  |  企业发布信息  |  我们的受众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络我们  |  法律声明  | 
Advertisement